卧刀

       \(1)“有说有笑, 天下无兵。”这句话是250年前的事了, 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而说笑的武器, 就是躺刀, 可儿子说完之后, 谭家就再也没有人用过躺刀了。换句话说, 剑丢了。可谭家一百年前就有了师父, 用的是躺刀。从那以后, 谭家再也没有人见过那把躺刀了。谈阳是谈笑的后人, 但谈家到了父亲这一代, 家中的武功已经不多了。谭阳呢?十年前他无意中发现了一个密室, 而在那密室中, 他发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躺刀和心灵的大自由。
       十年来, 他努力学习, 却始终无法理解最后一句话, 那就是“心中有佛”。谭扬看了一眼坐在偏殿里的百里风和李春秋两位哥们, 呵呵笑道:“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李春秋笑道:“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做了什么吗?错了吗?”百里风哭了。覃阳道:“刚才有消息说, 城外有个女孩被追杀了。”李春秋道:“要不要过去看看?” “很好, 去看看。”百里风说道。 “那我们看看吧。”谭阳笑了笑。谭阳的消息倒是很准确。洛阳城外, 确实有一个女孩被人追杀。并且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李春秋惊呼:“她怎么了?” “很好玩, 救人就交给你了。”百里风朝说道。谭阳苦笑道:“怎么会是她!?” “你去问问她。”李春秋邪魅一笑。谭洋抖了抖他摇头道:“我去救人, 剩下的交给你。” “好的!”百里风兴高采烈地回答。那个女孩是他的未婚妻唐颖, 谭扬认识她, 她却不认识, 她不得不一直跟谭杨断绝婚约。谭阳看着围攻唐影的七大汉子, 叹了口气, 出手了!李春秋看了眼旁观战的两个中年男子, 对百里风道:“一个人, 你要那个。” “他们两个应该是, 那两个好色贪婪的家伙。”李春秋路。 “真是个该死的人。”百里风笑了。这两句话之间, 围攻唐影的七大汉中, 已经躺下了三个。两个中年男子刚要帮忙的时候, 李春秋和百里风已经挡住了他们。 “今天是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天, 如果你有遗言, 请告诉我!”李春秋笑了。两个中年男人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出手了!百里风一剑, 那人出手快, 躺下也快。因为百里风使用了百里家族的绝招, ‘七十二圣剑狂战’。李春秋做了一根羽毛, 一根白羽毛。这是他家的绝技, “离别玉”, 是一百年前李北玉大师所创。告别凌羽, 诗泪梦魂。中年男子看到满天飞舞的白色羽绒, 随即喉咙发凉, 之后便什么都不知道了。两个中年男子躺下的同时, 七大汉子也遭遇了同样的命运, 但唯一不同的是, 他们还活着。但至少要躺三两个月。大学教师英看着救了她的谭阳, 说道:“唐英小姑娘, 谢谢他们三个救了他们的命, 请留下他们的名字, 小姑娘会……!”唐颖的话还没说完, 谭洋就打断了她, 笑着说道:“其实, 你不必知道我们是谁, 就像我们不想知道你是谁一样。”李春秋看着唐颖的话, 笑道:“以后有机会再见面。是的, 告辞。唐颖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 才转身, 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师妹, 你怎么了? ”来的人是唐颖的师姐蓝岚。唐颖看了她一眼,

道:“我被追杀了。蓝蓝惊讶的问道:“这里怎么回事。” “还用问吗?蓝蓝看着地上的人和尸, 道:“这些人。 . . . . . ! ? “是他们在追我, 你来之前救我的人已经走了。” “你知道救你的人是谁吗?不知道, 他们不会说的!”不过他们和我们差不多大, 蓝蓝看着两个中年男人的尸体又说:“能杀他们的,

一定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迟早你会知道是谁的。” 谭洋等人在得知唐家父女要来解除婚约的消息后, 踏入了谭家。谭扬做了一个他认为非常明智的决定。他去见父亲。他说:“唐家如果要解除婚约, 就答应了。他说完, 立刻带着李春秋和百里风出去了。‘飞云楼’是洛阳最有名的酒楼。其中人气最高的莫过于梅修河, 而谭阳等人此时正好在她身边。梅修河不仅长得漂亮, 还精通诗、诗、棋、书、画。更严重的是, 她对谭扬说起大儿子还有一点兴趣,

而谭扬似乎对她也有一点兴趣, 不然他也不会天天来, 只是听梅大梅弹奏每次都是钢琴。今天和往常一样, 听梅大梅弹钢琴。他一听, 很是专心, 却被打断了。打断他听琴的人是个大汉。谭大儿子看了他一眼, 道:“怎么了?”大汉粗声道:“你妈的, 给我滚出去。”李春秋看了他一眼, 笑道:“在我发脾气之前, 兄弟, 你还是照你说的做吧。”大汉大怒, 一言不发地打了我们的大儿子李。那大家伙的拳头又大又快!可李公子的速度比他快, 所以他也一样快的飞了出去。谭阳叹了口气, 嘿嘿一笑, 道:“你要是打了狗, 他的主人肯定很快就会来的。”果然, 他的师父很快就来了, 百里风看到那人, 叹了口气:“是你, ‘青衣怪人’林绰。” “他是林绰!”谭阳奇怪的叫道。百里风悠悠道:“对, 就是他!” “他是冲上来的林冲传人。”李春秋说道。林阔冷冷道:“对, 是我。”李春秋叹了口气, 道:“哎!你祖上冲上去, 你倒下, 真是一个不及一代的王八蛋!”大怒, 正要给李老师一个教训, 一个声音阻止了他。他回头一看, 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正在招呼他。林铎一看到男人, 顿时露出笑容, 道:“原来是唐哥。”原来, 这个男人, 正是唐影的大哥, 唐寒。唐寒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淡淡的说道。 :“你还姓谭。” “不能吗?”谭阳笑道。唐寒冷哼一声。 “嗯嗯, 不舒服。”李春秋怒道。
       林阔刚才被李春秋羞辱了, 看到李春秋这样, 立马出手。他今天不得不给李春秋一个教训, 但他很失望, 他的射门被挡住了。挡住他的是一条红丝带。 “红带!”唐寒喊道。李春秋差点晕过去。谭阳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红丝带' 楚玲玲笑道:“嘻嘻, 如果你想让别人不知道, 除非你不知道, 除非你不认识纪默微。”百里风笑道:“你先把他们解决了好不好?”楚玲玲笑道:“没有。” “为什么?” “没理由, 我就是想见见你?” “就这么简单?” “是啊。” “那你刚才为什么出手?”谭阳问道。 “如果你想做, 就去做。”谭阳看了梅修河一眼, 道:“美女, 你觉得呢?”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是他们造成的, 现在他们居然打电话给一个女孩的家来做这件事。他们安顿下来。梅修河竟然道:“不知道你们两个能不能看贵妃的脸色, 算了。”林洛冷笑, “不可能。”百里风看了李春秋一眼, 道:“我们自己解决吧!”李春秋叹了口气, 看着林拓说道: “请!”林拓对李春秋恨之入骨, 一出手就狠了, 所有的招数都迎面而来。 “卧槽, 真的太残忍了, 我不给他一点教训, 他会以为我哥怕他的。”李春秋在心里骂了一句。他不断的变换着动作, 一旁看着的唐寒也越来越震惊。可见李春秋手下留情, 不然林拓早就躺下了。 “结束了。”李春秋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 就见林洛的人已经飞了出去, 掉到了楼下。谭阳叹了口气, 道:“他现在要躺十天半了。”楚玲玲笑着对李春秋说道:“现在是我们的事了。” “结束了, 现在已经结束了。”李枫叹了口气。百里风话还没说完, 李春秋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谭阳看着梅大梅, 笑道:“我们下次再见。” (2) 杀气腾腾!是从他身后传来的。 “是唐寒。”谭阳在心里叫道。是的, 在他身后的正是唐寒, 他背对着谭阳, 目光阴沉。谭阳没有动, 但唐寒动了, 十五个暗器同时射出。叮、叮、叮, 一连串的金铁之声在空中交织, 谭阳的躺刀化作暗器, 挡住了唐寒的发射。唐寒正要释放出自己的另一件暗器, 唐门第二暗器, ‘琉璃珠’。可就在他要动的时候, 突然感觉麻木了, 穴位已经被克制住了。谭阳的躺刀化作了一块块钢铁, 贴在了他的穴位上。谭阳看着他, 笑道:“别这样。什么!世界上没有一把刀, 在充分使用的情况下, 可以只点穴位而不伤人。你很幸运能看到这把刀。 “他话刚说完, 身后的风是武器挥动的声音, 两把剑刺向他。我的天啊!”只是, 在他跑得太远之前, 已经有两把剑挡在了他的面前, 而前后的四把剑, 都带着狂风。谭阳趴在地上大叫。道:“救命!杀人!?他刚叫完, 就听到四声轻柔的叮当声。救他的是李春秋, 挡住四剑的是‘别雨’。李公子看着谭阳趴在地上, 叹了口气, 道:“你怎么能这样? “不知道, 一到家就是这样, 我现在要怀疑这里是不是我的家了!谭阳叹了口气, 这时候屋子里的人都被他叫了出来, 全都出来了。”谭阳的父亲谭海就这样看着他, 说道:“你怎么这样?”杀了我?” ” 唐海看着唐坤, 唐坤瞪着被点了穴位的唐寒, 喝道:“怎么回事。” 唐寒狠狠的瞪了李春秋一眼, 道:“是他伤了林绰。 ” 李春秋道:“为了这件事! ” 唐坤看着地上的羽毛, 叫道:“‘离别之羽’!李春秋看了他一眼, 道:“还有人认识他!” ” 谭海潮 谭阳惊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谭阳叹了口气, 将‘飞云楼’的事情说了一遍。唐坤瞪了唐寒逸一眼。他看着他, 说:“你让我进去。
       ”谭阳叹了口气, 对李春秋道:“你怎么来了?”李春秋道:“大哥, 我用了十二法才来到这里。”她一定会找到的。” “你也一样, 她还在你家, 掉下来的那个。” “我怎么忘了?” 谭阳说完, 对父亲说道, “爸爸, 我要走了。” “为什么?”覃海问道, “没有什么原因, 就是不想见一个不想见的人。” 覃海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叹了口气。 , “好吧, 小心点!” “谭叔叔, 他是谁?” 身后的唐颖问谭海, 叹了口气:“他就是谭杨。” “是吗?” “是!” “他要去哪里? ?“ “我不知道!你没见过吧海看着她说:“他们刚走。” “走吧, 谈阳呢?” 楚玲玲问道, 唐颖答道:“不错。” 楚玲玲看了她一眼, 道:“你就是那个叫唐的。瑛?” 唐瑛笑道:“还不错。” 楚灵灵哼了一声, 道:“听说你和那个叫谭的小子解除了婚约?” “没错。” 不是唐瑛是谁回答她的时候, 身后的美少女却是, 覃海见美妇脸色大变, 开口道:“你怎么了。” 中年美妇冷笑道:“你没想到是我, 是吗?” 覃海道:“你连杨儿的心思都没有。放手吧。” 中年美妇狂笑道:“我不会让你们任何人跟我说话的。人类。唐颖疑惑的看着中年美妇, 道:“师父, 这是怎么回事?”中年美妇一扫唐颖和刚才袭击谭阳的四个女孩子, 说道:“给我进来。” ” 楚灵灵道:“你是‘夫人’。
       无情的冷心。”冷心看了她一眼, 道:“没错。 ” 楚灵灵道:“哦,

谭阳和唐影的事情, 你做的? “你知道的很多, 但知道的太多也不好。”楚灵灵淡淡一笑, 没有说话。谭海叹了口气, 道:“你怎么这么苦恼?” ” 冷鑫冷笑一声:“我不是因为你儿子才杀你的。 ? ” “他也是你的儿子! “我没有这样的儿子。你能放过杨儿吗?” “你先为自己担心吧?” “当年错的是我, 但是。 . . . . . “现在已经晚了。”楚灵灵道:“你连你儿子都不放过?”冷心冷冷的瞪了楚玲玲一眼, 对覃海道:“给你一个月, 小影他们, 我明天就离开这里。” ” 谈海看着冷欣离去的背影, 叹了口气。谈阳看着李春秋, 惊呼道:“哎!你到底在做什么? ” 李春秋缓缓道:“你妈妈刚离开你家。 “她现在要去哪里?” ““不知道!百里风叹了口气:“如果我没猜错, 她应该去‘飞云楼’!” 覃阳道:“那是她的地方, 她当然会去。” 李春秋说:“她给了你父亲一个月的时间。”看来我们还是先去‘飞云楼’吧。 “谈阳遇见梅修河, 她在弹钢琴。听着她弹琴的, 是两个年轻人, 谈阳和李春秋相视而笑。因为他们知道那两人是谁, 所以是冷欣的弟子。一个叫林狂, 一个叫文寒星。谭阳看了梅大梅一眼, 笑道:“我们来不及了!”文寒星淡淡道:“没有, 刚刚好!”李春秋道:“哦, 你在等我们, 我没猜到。错了?”林狂道:“很好!”李春秋淡淡一笑:“怎么了?”林狂盯着谈阳, 冷笑道:“你就是谈阳?” “我是兄弟。”谭阳笑道。 “我的主人要见你。” “我为什么要见她?” “我还没有见过主人要见的人。”谈阳笑道:“那就叫她来看我吧。”温寒星冷声道:“我们得带你去见她。” “你!你可以吗?”谭阳邪魅一笑。受得了谭阳嘲讽的文寒星立即出手。百里风叹了口气, 拉住了他。林狂动作不慢, 右手已经闪电般的朝着覃阳冲了过去, 却忘了还有一个李春秋。谭阳叹了口气, 对梅大梅道:“你就这样看着我?”梅修河笑道:“你呢?”谭阳叹了口气。谭阳被梅修河的举动吓了一跳, 但更让梅修河吃惊。梅修河的武功确实出乎了谭阳的预料。但在梅修河心中, 谭阳就算会武功, 也只是一点点。没想到他一出手, 就这么厉害, 一招!她甚至无法从他身上移开一步。梅修河脸色苍白, 双手放在胸前, 恐惧地看着谭阳。这时, 林狂和温寒星也被扔下了楼。梅修河看向覃阳, 问道:“你怎么知道的?”从你来的第一天我就知道了。其实, 你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对付我们说的家族, 你的主要目的是百里家族和李子家族。梅修河道:“你已经知道了?”李春秋道:“不错。”梅修河叹了口气。百里风朝谈阳叹了口气, 道:“唐家的人来了。”百里风话音刚落, 唐坤等人已经上来, 林狂和温寒星也被扶了起来。唐坤看了一眼谭阳等人, 诧异道:“怎么回事。”唐颖看到他们, 惊呼道:“你怎么了?”李春秋对唐颖笑道:“我说我们再见吧?”蓝蓝指着他们道:“是他们救了你们吗?” “是的!”嘿!嘿!几声冷笑声中, 楼内多了一个人, 青衣男子, 与谭阳等人年纪相仿。谭阳看了他一眼, 淡淡一笑道:“蔡妍, 你是‘无情夫人’的大弟子?”蔡妍道:“不错。”他看了一眼受伤的两个师弟和林铎, 继续道:“很好。很好!谈阳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没有说话。“你是谈阳?蔡妍问道。 “我是。” ” “导师想见你。 ““我知道! ” “那我们走吧。 “我不喜欢把同样的话说两遍。”谭阳悠闲的说道。蔡妍冷声道:“那我只好带你过去了。” ” 谈阳哼了一声, 蔡妍出手了!我的天, 蔡妍真快。阎剑如行云流水, 如江河般不断的朝着谭阳流去。说起举刀, 躺着!躺刀一出, 天下无兵, 今日却在覃阳手中?和笑话一样吗?刀的速度惊人, 银光一闪, 只听一声闷哼, 蔡妍已经脸色苍白的后退了七八步, 满脸恐惧的看着谭阳。唐坤惊呼:“躺刀!”谭阳看了他一眼, 道:“不错!”李春秋叹了口气, 对蔡妍道:“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吗?”蔡妍还能说什么!不得不让他们走。 (3) 楚玲玲看着三人, 道:“怎么现在才回来?”李春秋诧异的看着她, 喊道:“你怎么来了?”楚玲玲道:“我从昨天就来了, 这里。”李春秋叹了口气, 道:“为什么?”谭阳笑道:“你要换地方吗?”百里风笑道:“有用吗?” “楚美人, 你怎么留下来了?在这里。”谭阳问道。楚玲玲笑道:“有必要告诉你吗?”谭阳看着李春秋, 用力的叹了口气。女士!如果她想做某事, 你最好别管它。如果她想说你不问她会的,

如果她不想说你最好不要问。否则你只会惹恼自己。李春秋现在只能叹息, 她还能有什么办法!百里峰到底想说什么?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因为身后的脚步声告诉他谁来了。
       李春秋看到那人, 冲百里风笑道:“哈, 哈, 你有福了。”百里风苦笑。出现在台风后面那些人是谁?果然可以把百里风弄成这样。一个女人出现在他的身后, 是个大美女, 名叫珊夏。百里风看着单夏, 道:“你怎么来了?”单夏笑道:“我想亲自来找你。”天哪, 这女人太直接了!谭阳笑道:“好, 那你就留在我哥身边吧。”单夏娇笑道:“谢谢谭兄。” “别这么客气, 每个人都是你自己的!” “妈的, 死吧, 说大龟蛋。”百里风在肚子里骂了几千遍。冷心问唐坤:“他真的用的是躺刀吗?” “没错!是一把躺刀。” “没想到, 躺刀居然会重新出现在擂台上!”梅修河道:“李春秋和百里风也别小看他们。” “你看过他们的镜头, 你觉得他们怎么样?”冷欣问道。 ” 梅修河道:“很高!而且他们可能是……”冷欣问道。 “是‘天道’的人。” “天道?” “是的, 因为他们对我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冷欣道:“看来我小看他们了!”李春秋看着父亲李丹, 惊讶道:“父亲, 你怎么来了?”李丹笑道:“我想给你点东西。” “什么!怎么了?李叔叔。”百里风问道。李丹瞪了他一眼, 道:“什么叔叔, 是叔叔。”百里风笑着站在一旁。李丹看了五人一眼, 道:“好。”只见李丹的双臂划了一个圆弧, 似是戏非戏, 却密密麻麻。谭扬赞道:“好!”李丹伟微微一笑, 他轻轻一扭腰, 与他一起转动双臂。山夏和楚玲玲都被迷住了。覃阳道:“你还有心, 可以输!”李丹笑了笑, 双脚向前一踏, 整个人浑身圆润, 关节上能动用的一切变化, 都可以无限发挥。李春秋道:“虽然无伤大雅, 但外表在外, 可破!”李丹身形一展, 那人仿佛在半空中化作了四个, 没有真假之分。 “好的!”百里风道:“从修真到气, 到气成形, 再到形到神, 再到神, 还是空的。李叔, 你真好!”李丹大声叫了他一声。说:“是我叔叔, 不是我叔叔。”谭阳看了眼还愣着的楚玲玲和珊夏, 笑道:“愣什么?”当他叫他们出来时, 他们从陶醉中醒来。山夏说:“好厉害!”李丹看了两人一眼, 笑道:“明白吗?”楚灵灵道:“还没有。”方子我教你们。” 楚玲玲和山霞一起恭敬道:“谢谢李前辈。” 李丹看了三人一眼, 道:“这是我们祖宗留下的八方。李家。前四句。”李春秋说:“还剩四句。” “对, 其他四句是练虚还真, 练真还真, 练真用。 , 练习转圈的用法。”李春秋说。丹说完四个公式后, 说道:“这四个句子我还是看不懂。行不行, 就看你自己了。” 见他们这样,

李丹惊呼道:“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 “是。, 爸爸。李春秋说道。 “还有, 洛阳最近的情况变化很大, 你要注意了。” “你怎么知道?”你以为我和你爸是个白痴。 ” “我没说那么多。 ” 李丹哼了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以为我们老人家不知道。” ”百里风叹了口气:“姜还是老辣。山霞问:“他们在干什么?” “李丹说:“你听说过‘天道’吗?”楚灵灵道:“他们是‘天道’的人吗?” “‘天道’就是他们……!” “是啊。”李春秋叹了口气。“最近, 大批武林人物涌入洛阳, 看来洛阳再也不会安宁了。天。百里风说道。李丹看了一眼谭阳, 道:“你妈妈的武功, 你可要小心了。 ” 谈阳道:“我妈的武功? “是啊, 她在修炼‘毁灭魔法’!什么, 这世上真的有这样的功夫吗?”谭阳惊呼道, “是啊, 你已经和她大弟子交手了, 你没感觉到吗? ” “我只是觉得奇怪。 ” “蔡妍至少达到了七级。 "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