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互助规模庞大 且具保险性质 专家呼吁纳入银行保险监管体系

       北京报道, 作为西方互助保险的进口产品, 在线互助是一种互惠经济模式。 与其他重大疾病保险模式相比, 它具有较低的准入门槛和中间成本, 具有正向价值。 它可以聚集成员并自发传播。 根据《互联网互助行业白皮书》, 2019年我国互联网互助平台​​实际参与人数为1.5亿, 预计2025年将达到4.5亿, 约占我国1.4的32%。 亿人口。
        虽然网络互助平台的运营模式逐渐趋于稳定, 但业内人士认为, 其安全性、合规性和公平性仍有待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 目前“互联网互助+互联网保险”的模式正在成为一种趋势, 而且不仅限于线上平台, 现有平台也开始布局线下保险经纪。 大型互助行业呼唤监管。 回首往事, 2011年国内首个互助平台成立。“安全”模式。 2014年, 泛华保险理算师推出电子互助。 到了2016年, 网络互助行业迎来爆发期, 各种平台疯狂成长。 随后, 在强力监管的压力下, 互助平台也迅速冲沙, 行业迎来洗牌期。 2018年, 互宝的问世, 再次开启了线上互助的新浪潮。 2019年以来, 滴滴、苏宁、360、美团、百度、新浪等互联网巨头陆续完成网络互助布局。 网络互助整体规模巨大, 主要覆盖三四线城市和中低收入群体。 截至2020年5月, 在线互助会员累计达到3.3亿, 募集资金92.39亿元, 受助人数超过7万人, 每人可获得互助资金13万。 虽然网络互助平台的运营趋于规范化, 但网络互助的模糊定位使其陷入无约束“野蛮生长”的尴尬境地, 监管缺失、偿付能力风险、逆向选择等问题也逐渐浮出水面。 出现了。 全国人大代表、湖南省政协委员、湖南大学风险管理与保险精算研究所所长张琳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目前网络互助 援助平台正在大规模发展, 定位需要明确。 保险性质应纳入银行保险监管体系。 此外, 网络互助在开展业务时, 也需要规范的流程管理, 促进平台更健康的发展。 张琳指出, 网络互助平台的总载体是科技公司, 其经营的互助业务具有保险性质但不是保险公司。 准入门槛低, 存在打着保险、保险条款的幌子进行夸大宣传等各种违规行为。 2017年, 约有50家网络互助平台被关停, 约占行业总量的1/3, 资金池监管存在风险的平台开始陆续退出。 网络互助平台缺乏有效监管和约束逐渐引起关注。 与商业保险公司“多亏少赚”的机制不同, 一些互助平台的管理费与互助基金的分配挂钩, 即亏损越多, 管理费越高。 平台;会员分摊这种产生费用的方式, 会造成平台与会员之间的利益冲突, 并可能损害消费者的权益。 “目前, 行业处于监管空白区, 相应的法律法规、行政法规、监督检查滞后, 部分尚属空白。快速增长的资金池和海量的会员信息与公共利益息息相关。 , 迫切需要加强监管, 维护公共利益。” 张琳提出上诉。
        对于监管中需要注意的重点问题, 张琳也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首先, 要建立规范的网络互助管理模式和管理流程,

要做到统一。虽然 行业目前具有一定的一致性, 各个公司平台还是有自己的个性的。
       另外, 要建立专业的赔偿机制, 完善有争议的互助案件的后续纠纷解决渠道。” 陪审团机制解决争议。 在某些情况下, 互助成员参与决策评估的机制。 有争议的互助案件将进入赔偿陪审团的审议程序, 由赔偿陪审团决定是否授予互助资金。 一般而言, 会员是否符合健康告知、重病定义等因素是双方意见不合的主要原因。 根据互助宝规则, 会员遇到重大疾病或意外事故, 可申请30万元或10万元的互助。 在申请互助过程中, 会员对审查员的初步审查结论有异议的, 可以申请补偿陪审团审查。 在每次审议中, 薪酬法官都需要坚持“客观、透明、诚信、公平”的原则进行投票。 当有效票数大于等于1000票时, 审议结果有效。 索赔法官50%以上的选票支持代表审议通过, 申请人可获得互助。 水滴互助的评委会模块还允许会员直接参与平台的运营并行使自己的权利。 截至2020年3月, 水滴互助陪审团共破获争议案件62件,

共提供互助797万元。 张琳表示, 陪审团机制确实是一次有益的尝试, 但陪审团机制也需要行业不断完善、不断完善、迭代。 如今, 随着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加入, 线上互助赛道人头攒动。 如何突破头部效应成为了后入者的必修课。 与传统的重大疾病保险类似, 疾病的覆盖范围也正在成为一种互助性。 该计划的竞争重点。
        目前, 在头部网络互助平台, 互宝覆盖99种大病、恶性肿瘤和特定罕见病; 水滴互助涉及106余项重大疾病防护项目; 保障最多的是360种互助, 除重疾外还提供轻病和死亡保障。 不过, 一些平台已经开始全面覆盖所有疾病, 但张琳认为, 互助保护的权益越多越好, 覆盖所有疾病的产品不一定是好产品。 就概率而言, 一个人患上不治之症的概率是比较低的。 “以保险为例, 我我们之前做过研究, 25种高发、重病占赔付的90%左右。 因此, 其实每个互助平台都可以根据不同的用户需求生产出独特的产品, 没有必要单方面追求疾病覆盖。 因为覆盖的疾病种类越多, 费用就越高。 “据了解, 2019年互宝人均份额不超过188元, 水滴互助人均最高份额不超过80元。针对是否存在交通纠纷的问题作出回应 平台之间, 互助公司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我们认为应该主要看互联网保险行业的增量市场, 而不是存量。 最近互联网人身保险的增长非常迅速, 但是可以看出我国的保险深度还是比较低的, 所以整个市场非常大。 传统意义上, 认为渠道对应流量, 其实不然。 如何让用户更方便触达更重要。 ““互助+保险”的商业模式已经成为一种趋势, 值得一提的是, 近两年在网上互助平台上销售保险产品已成为一种趋势, 互联网公司一般在收购后开始线上发展 2019年6月, 360金融集团进入在线互助领域;同年10月, 通过收购获得保险经纪牌照。360金融集团表示, 360金融集团提出 “大保险战略”, 积极布局互联网保险互助计划。今年6月, 已经拥有互联网保险牌照的小米金融推出“小米互助”,

这意味着小米金融也完成了对互联网保险的布局。 “保险+互助” 除了线上布局, 互联网企业也纷纷布局线下 今年3月, 水滴保险M 都宣布启动线下经纪人招聘计划,

目标是年内达到数百人。 6月, 360保险还宣布, 计划招聘数百名保险专家和销售专家, 为保险产品带来利益相关方根据各自的优势带来保险产品, 并设置资金激励和流量支持。 在张琳看来, 互助对国民保险意识有一定的教育, 所以很多企业同时开展互助和保险。 两个业务, 两个业务之间的关系也是相辅相成、相辅相成的。 “平台卖保险的主要原因是为用户服务, 因为在网络互助层面, 提供的保障是非常有限的,

当一些会员想要获得更好、更多的保障时, 他可以通过购买相关的来满足自己的需求。 “目前, 大部分平台都在做重大疾病互助等。相应的, 大部分互助用户对重疾险、医疗险等寿险产品的需求也比较旺盛。” 那么, 通过网络互助平台购买保险产品的客户粘性如何? “不同平台的流失率可能会有很大差异。”张琳说, 分摊会员超过1000万的平台很少, 主要以互宝和水滴为代表。以这两个平台为例, 互宝依靠支付宝, 可以 直接从用户余额宝、信用卡、花呗中扣除。应该承担的网络互助的成本, 从这个角度来说, 互宝有自己的优势。 水滴近40%的用户在购买互助产品后想购买保险产品, 这些用户对保险产品的忠诚度更高。 “互助平台的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 现阶段用户对人寿保险的认知度更高, 需求旺盛。就保险需求而言, 是逐步发展起来的。用户需求后 开了, 不管是长保还是短保, 只要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都可以试试, 这也是监管允许的。” 张琳说道。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