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纷纷减持后多次转型折戟 美图进军大健康胜算几何?

       上海报道称, 曾经辉煌的港股上市机构美图(01357.HK)再次进军大健康行业, 但这次却极为低调。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 今年6月28日, 美图公司宣布注资1000万元设立上海美图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美图创始人兼CEO吴泽元(又名“吴新鸿”)作为公司执行董事, 公司业务范围包括健康管理咨询、医疗技术、网络技术领域的技术转让等。
        7月18日, 华夏时报记者致函美图, 了解新公司注册进入大健康行业的原因。获悉, 公司一直关注大健康领域, 在皮肤科方向有一定的技术。积累。在美图的“美容社交”战略中,

“健康美容”也是其中之一。未来, 希望通过大健康管理帮助用户收获健康美丽。 “上海美图大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不会开展医疗美容相关的业务,

这里所说的大健康仍然主要是探索皮肤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美图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一些探索。”该公司在回复本报记者时表示。同日, 上海某券商医药板块分析师张明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 美图已经成立十年。快速成为它的摇钱树。然而, 2018年, 美图手机销量遭遇滑铁卢, 美图开始转型手游、区块链和美容仪器。美图在转型的道路上跌跌撞撞, 跌跌撞撞。
       这一次, 它进入大健康行业低调, 但依然备受业界关注。大健康产业是一个投入大、回报慢的产业。
       美图2018年亏损已达12亿元。大健康战略的“远水”能否解美图的“近渴”,

是个问题。华夏时报记者回顾美图近年来的发展战略发现, 在信奉“先圈用户, 后谈利润”的“天使投资之王”蔡文胜的带领下, 美图四处出击, 首发从自拍。软件、智能手机、电商、社交、直播、短视频、区块链等风口打了一遍又一遍, 手机之战最长。 2013年, 美图进军手机领域。从前几年的财报来看, 虽然美图以软件起家, 但手机硬件一直占据其营收的大头。 2013年, 美图智能硬件营收突破5000万元, 占美图总营收的近60%。 2016年至2018年, 手机硬件收入分别占美图总收入的93.4%、83.3%、66.1%。但好景不长。随着手机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 在国内市场上, 就连苹果、三星等国际大牌也一度陷入了如虎添翼的境地。对于国产品牌来说, 小众厂商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压缩。虽然5G技术是一个新的机遇, 但很多品牌甚至无法坚持5G技术在今年6月正式商用。 3月22日, 美图发布2018年财报:2018年全年营收27.91亿元, 同比下降37.8%, 净亏损12.43亿元。财报显示, 总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智能手机业务低迷所致。其中, 美图智能手机业务在2018年亏损约5亿元, 美图还决定在2019年年中前彻底关闭该类业务。今年4月15日, 美图将旗下手机品牌授权给小米。截至7月18日,

美图股价为每股2.11港元, 市值89亿港元, 较峰值时蒸发逾90%。除了做“女人的生意”, 游戏领域也成为了美图新的关注点。今年2月, 美图宣布拟以26.87亿港元收购乐游科技控股(1089.HK)间接全资附属公司梦景天域有限公司31%股权。然而, 此次跨境收购在 4 月 18 日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上被很大一部分人否决。美图通过游戏业务扩大收入和用户群的计划暂时搁置。在智能手机硬件梦想破灭后, 出击美肤智能硬件领域迅速成为美图的一大新举措。 4月15日, 美图宣布推出全新智能美肤产品“美图SPA洗面奶”, 并提出“AI美肤”概念, 正式进军美肤相关智能硬件领域。值得注意的是, 在美图的众多跨界中, 区块链成为了大众关注的一大焦点。 2018年1月5日起, 美图在拉狗网发布招聘区块链技术项目自从老师的消息传出后, 美图就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2018年1月22日, 美图发布《美图区块链白皮书》, 确认要进军区块链技术。
       但到目前为止, 还没有进一步的文字。 “蔡文生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玩区块链, 虽然没有通过香港上市公司美图直接参与, 但蔡文生本人在最疯狂的ICO期间赚了很多钱。” 7月19日, 上海货币圈资深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转型的几率有多大?虽然蔡文胜和他控制的美图公司削减了此前进入区块链发行虚拟货币的入口, 但不可否认的是, 作为一家上市机构, 美图公司本身及其连续几年的糟糕表现, 导致美图大股东减持。他们的持股。 , 成为不争的事实。华夏时报记者发现, 随着2016年12月美图在香港上市, 长达6个月的锁定期结束, 包括创新工场、老虎基金、启明创投、IDG等机构, 以及蔡文生之子.减持并套现。根据港交所披露的数据, 2017年6月和7月, 四家投资机构集体减持, 套现总额达61.88亿港元。其中, 李开复创新工场以每股8.5港元出售美图6600万股, 套现总额5.61亿港元;同年7月3日, 老虎环球基金减持4亿股, 套现34亿港元; 7月7日 美图大股东之一启明创投减持2.12亿股套现18.02亿港元; 7月25日, IDG资本减持美图5000万股, 套现4.25亿港元。除了这些大股东, 美图董事长蔡文生的儿子也大幅减持了公司的股份。港交所数据显示, 2016年12月15日上市时, 蔡文生之子还持有美图3亿股, 占总股本的7.1%。至2017年6月, 仅剩2.117亿股, 共计减持8830万股。据本报记者了解, 虽然港交所仅两次披露了蔡文生儿子减持60万股的情况, 但由于他不是董事, 只需要减持1个百分点即可。披露。按照其减持套现时间区间的股价计算, 截至2017年5月5日, 套现金额超过9亿港元。但由于其持股比例目前不足5%, 未来若继续减持, 则无需披露。尽管美图董事长蔡文生强调, 大股东减持套现是正常现象, 但业内人士普遍认为, 这是因为投资者看空其发展潜力。经济学家于丰辉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 阿里等一些互联网公司正在进入大健康领域, 竞争激烈。美图进军大健康, 主要是探索与皮肤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涉及健康和美容。行业潜力巨大, 但“跨界”必须要有专业的管理团队和持续的资金投入。从美图过去的转型来看, 无论是做手机、游戏、区块链等, 主要原因是为了赚快钱。如果转行大健康领域, 还抱着赚快钱的心态, 没有连续R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