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皮杂谈:让我将生命中最闪亮的那一段与你分享(下)

       五年不是很长的时间。五年时间, 足以让我这个联合国概念的年轻人跨过壮年的门槛, 足以让世界经历一场翻天覆地的金融危机, 也足够《中国时报》这样的报纸从沉没走向复兴。 《华夏时报》历史上多次改版, 多次进出市场。 2007年, 我们调整办报思路, 重回大报序列, 既有战略主动, 也有现实被动, 特别是将刊期由日报调整为周刊。这种收缩需要一定的勇气。谁不想自己的报纸每天与读者见面, 每天发表意见和评论, 每天不间断地影响世界?可以说, 我们用五年时间在报业市场站稳了脚跟, 形成了品牌, 形成了支撑华夏回归日报的运营能力和实力。重开日报的时间窗口将在今年下半年的周二公布。它是最好的过渡产品, 中国邮政及时将《中国时报》列入邮政畅销报刊杂志, 给了我们实现梦想的翅膀。当然, 这五年来, 《华夏时报》在变, 媒体市场也在变, 互联网也在日新月异。微博的出现开启了中国式社交时代, 自媒体的概念一度深入人心。在我这样的传统媒体人眼中, 自媒体的形成不仅没有让我们绝望, 反而让我们看到了传​​统媒体的价值和复兴的可能性。因为总之, 当人们当人成为媒体时, 这种媒体的许多特征将不复存在。自媒体和无媒体在一定程度上是一样的。当然, 这个媒体特指大众媒体。在信息泛滥的时代, 对信息的收集、整理、调查、验证、分析和评论的需求并没有减少, 反而在增加。 “报道事件、整理数据、描述趋势、揭示规律、产生思想、评论世界”的报道风格, 契合了微博这个自媒体时代的需求。事实上, 我们过去五年坚持专业办报的做法也得到了市场的印证。看到那些编辑部精心安排的头版头条, 不少预测性报道为投资者提供了正确的判断思路。比如我们2007年7月的6000点的预测, 2009年2月的3500点的分析, 2011年4月对创业板泡沫的判断, 令人欣慰的是, 尽管我们存在种种不足, 要么轻率, 要么落后, 但总的来说, 没有出现趋势错误, 这不仅给了我们信心, 也体现了我们的价值。我们正在尽最大的努力与您分享我们生命中最亮的部分, 并用我们生命中最亮的部分与您分享。唱歌陪你。
       五年是一个成长的过程。报纸如此, 中国经济亦如此。增长会很麻烦。中国经济目前最大的担忧是能否保持过去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也就是能否可持续是常被提及的话题, 但GDP、产业结构调整和通胀之间的关系,

实在是一个审慎和混沌的问题。先到先得, 不仅常常让我们的领导感到困惑, 也给我们的投资者带来困扰。 . GDP不重要吗? GDP当然很重要。
       有GDP的时候, 我们可以说不能只有GDP, 但是没有GDP, 恐怕我们就没有资格发表评论了。从某种意义上说, GDP意味着增长、财富和发展。当然, 财富也需要相对公平的再分配。贫富差距的扩大不在于GDP, 而在于相应的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但是, 一旦GDP停滞不前, 快速增长所隐藏的各种社会矛盾就会显现出来, 所以GDP实际上是不能完全减速的东西。奥运会后, 日本连续十年保持高速增长。
       从1964年到1974年, 增长率下降了一个平台, 但仍有5%的增长率。我们现在担心中国比日本走得更快。奥运会后我们遇到了百年未遇的金融危机, 四万亿透支超过了我们四年的平均增速。恐怕我们现在已经进入了日本的1974年。因此, 目前的经济底部可能没有2008年那么可怕, 但影响更为深远。这显然不是挖坑的动作, 而是整理平台的过程。那种V型反转是不可能的。再现, 哪怕像清华大学李淘葵做的U型模型涨势也是盲目乐观, 林毅夫回国后的言论也涉嫌放飞经济卫星。为什么?因为时代真的不同,

我们几乎同时进入了两个不同的时代。一个是廉价劳动力过去的刘易斯转折点时代。农村人口转移带来的就业需求, 成为推动沿海发达地区经济腾飞的重要支撑力量。 , 但现在农民工短缺。即便是四川、河南等吸收了富士康转移产能的地区, 也不得不依靠“后人”来招聘员工。劳动力成本的上升, 不仅侵蚀着企业的盈利能力, 也侵蚀着一个国家和地区。一是老龄化社会时代。中国现有老年人口超过1亿, 比例已超过国际老龄化标准。一方面, 有研究推迟退休的呼声, 另一方面, 社会保障也迅速面临巨大压力。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 这是所有国家都面临的问题。中国历史上的养老金差距放大了这个话题。只有这样, GDP输不起!当前的房地产纠结无疑是产业结构调整的纠结。自1998年房地产商业化进程启动以来, 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对GDP增长的拉动作用很大, 土地出让收入成为地方财政的有力支撑。 .但当房价暴涨成为社会问题甚至政治问题时, 投资与消费的区别就难免了。既要防泡沫, 又要保需求。这是摆在中央和地方政府面前的课题。不幸的是,

答案是不同的。很重要原因是地方财政过于依赖土地, 财政收入分配模式没有改变,

难以实现房地产自上而下的调整, 地方国企私有化可以部分解决资金问题却解决不了利益的根本保障。从这个角度看,

我们也不是没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体制改革释放的能量, 包括国企进一步改制, 地方人权财权的统一, 足以推动中国经济走向完全市场化。经济。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但上层建筑也制约和影响着经济基础。这是常识, 但我们不一定要注意常识的东西。可以预见, 未来五年, 社会财富的再分配将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领袖的财产公示制度、遗产税、财产税都是头衔的一部分。有些会影响人们根深蒂固的传承观念。我们可以观察到这种观念的变化是否会变相刺激消费市场,

但无论中外, 显然大家都把中国市场当成了最后的晚餐。只要晚宴不开, 人们就充满了乐观的期待, 好日子还没有到来。五年来, 《华夏时报》与中国经济共同受挫五年。未来五年, 未来五年, 未来五年, 《华夏时报》也将与中国经济一起成长。如果说我们的国家是一艘航行在浩瀚海洋上的船, 那么《华夏时报》愿做站在高桅杆上的守望者, 不惧风雨, 只为祖国一帆风顺, 前进, 前行。
赞(55)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评论 抢沙发